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驱虫斑鸠菊治疗白癜风效果好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7 19:06:0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驱虫斑鸠菊治疗白癜风效果好,垦利白癜风,济南如何根治白癜风 ,海阳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,济南怎么治愈白癜风,济宁根治白癜风的设备,涿鹿白癜风医院

  一年过去了,郑大一附院附近的这一幕再次上演,“黑停车场”仍很坚挺,交警仍很无奈

  这里的治理效果为何始终不明显,还有哪些难处,这位“最委屈”交警的心里话是什么

  一位交警和“黑停车场”的斗争史

  图片中的双方,一方是郑大一附院周边“黑停车场”的看车人,一边是郑州交警三大队的民警郑斌。

  2016年3月31日,郑斌在治理郑大一附院周边的“黑停车场”时,被看车人拦下车辆,指着鼻子骂。2017年3月21日,相似的一幕再次上演。

  一年来,交警没变,看车人没变,委屈在蔓延,治理在延续,但现实是,“黑停车场”依旧“坚挺”。去年,多个执法部门就呼吁联合执法治理“黑停车场”,可一年过去了,至今仍无明显改善。

  明年此时,交警的委屈是否还要继续?

  【现场】

  交警联合办事处

  再次治理“黑停车场”

  3月21日上午,在郑州建设路京广路口东北角,郑州交警三大队联合辖区办事处,治理郑大一附院周边的“黑停车场”。

  河南商报记者在现场看到,一停车场出口处,10多名女士向过往车辆招手,“停不停,20块钱随便停。”这些地方要么占据快车道,要么设置在人行道上,周围也没见到任何P字牌,属于名副其实的“黑停车场”。

  有车主看到自家车辆被贴条直喊冤枉,“我们也不知道这是 黑停车场 ,还交了高价停车费。”车主向看车人要说法,而此时的看车人却没空搭理车主,他们正在阻挠交警执法。

  一名女性看车人指着郑斌骂骂咧咧,态度蛮横,而一名男性看车人也凑过来将郑斌拦住激动地叫骂着,“你贴吧,贴了我们可不赔。”

  【相似】

  一年前 相似的一幕曾上演

  郑斌被“黑停车场”看车人围住、指着鼻子骂,这一幕似曾相识。

  2016年3月底,《河南商报》推出了“黑停车场”策划,郑大一附院周边是“黑停车场”重灾区之一。

  当时,在治理这里的“黑停车场”时,郑斌和同事们就遭遇了阻挠:“黑停车场”看车人将民警刚贴的罚单扔掉不说,嘴里还骂骂咧咧,甚至出现推搡民警的行为。

  而昨天,同样的一拨人,再次堵住了郑斌。

  【建议】

  呼吁联合执法 弥补法律空白

  河南商报记者在多次实地采访中发现,交警、办事处虽然能对违法停车行为进行处罚,但是对看车人毫无办法。“这些看车人包括车托,甚至还会向我叫嚣: 拘留我啊,你拘留个看看。 ”郑斌说。

  呼吁的联合执法,将派出所民警拉进来,就是想对看车人进行处罚,“可以从妨碍执行公务的角度出发。”停管中心二七大队的副大队长柴建国称。

  此外,参与治理的执法部门说,治理“黑停车场”底气不足、约束不够的另一原因就是相关法律不健全,对看车人处罚无法可依。

  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,郑州停管中心目前正在酝酿新的相关条例,不仅对“黑停车场”从严治理,还会对“黑停车场”看车人进行相应的处罚,该条例有望今年实施。

  【对话“最委屈”交警】

  几乎每次去治理 都会受到阻挠

  ——“在治理 黑停车场 时,内心确实很委屈”

  河南商报:第一次到郑大一附院周边治理“黑停车场”是什么时候?

  郑斌:四五年前的事了吧,当时“黑停车场”规模不大,是在我们日常巡逻时发现的。

  河南商报:“黑停车场”的治理为何进展始终不明显?

  郑斌:我们一直在不间断地治理,但警力有限,天天守着也不可能,基本上每周都会治理一次。此外,有市民投诉我们也会去。不过,我们即使对违停车辆进行了处罚,但是对看车人没法处罚,因为没有法律依据,这也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。执法人员一走,他们的“生意”继续。

  河南商报:多次治理都遇到看车人不配合情况,原因是什么?

  郑斌:他们靠这个挣钱,你要把“黑停车场”取缔,人家当然不愿意。但它们是“黑停车场”,是不合法的。这些看车人往往混淆视听,说“我这是给没车位的司机方便”,他们自诩正义的化身,不仅听着可笑,而且旁观者都能看出来,他们的这种行为是违法的。

  河南商报:还能否记清去那里执法过多少次?被阻挠过多少次?

  郑斌:大概次数记不起来了,也不是我一个人在治理,很多同事都参与过。不过,几乎每次去都会被阻挠,我们去的人少时被阻挠,人多时他们就围堵。

  河南商报:在执法中,对看车人、车主说得最多的话是什么?

  郑斌:对看车人主要就是说“不能这么做了”、“不能以挣钱为目的,牺牲他人的畅通”。对车主以劝说为主,比如“这不是合法停车位,正规的有统一标牌、标线,而且前20分钟是免费的”。

  河南商报:去年这样,今年照旧。看到去年和今年治理乱停车时相似的照片,有什么感想?

  郑斌(苦笑):商报记者拍得确实挺有意思的。这两张图片,就能充分体现我们治理“黑停车场”时受的委屈。

  河南商报:你在执法过程中有哪些委屈,如果称你是郑州“最委屈交警”,你认同吗?

  郑斌:我们每次治理,都会受到看车人的阻挠,轻则说难听话、谩骂,重则推搡。是不是最委屈交警不敢说,不过在治理“黑停车场”时,内心确实很委屈,我们被夹在中间,一边是想治理好,一边是看车人的难缠和阻挠。

  河南商报:经历这么多次执法与被阻挠,最感慨的是什么,对于取缔“黑停车场”有没有好的建议?

  郑斌:我真心想把这件事解决。这需要政府部门统一协调,花大力气。这么长时间“黑停车场”依旧存在,说明治理确实有难度。“黑停车场”涉及多方面,也需要多部门联合执法,我们也向上级部门反映过。此外,对于对看车人的处罚,也需要法律在这方面更加健全。

  责任编辑:张明明(EN056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济南治好白癜风的方法